啼红泪

第 23 章 (第1/7页)

天才一秒记住【啼红泪】地址:www.kmhaixin.net

23

莫时鱼仰起头,恍惚间听到了有人在说话。

半个小时的问答,他所有剩余的理智都被耳边的声音吊着,他努力的撑开眼,发现眼前终于有了光。入目是一片模糊的影子,好像是垂落的银色发丝。

“Gn.....”莫时鱼本能的认出来了,下意识的往那里蜷缩,可身体一动就是一阵麻痹的痛痒,像被烧伤,又像被枪击的剧痛,五脏六腑跟移位了一样,特别是被吊着的手腕,他的眉眼里染上了痛苦和忍耐,“呃电刑被称为人类历史上最残忍的刑罚之一,比指甲穿竹刺、辣椒水沾鞭子等等的疼痛等级都要高。是的,他经受过训练。他无法昏过去。真是个坏消息。

估计发现他已经没有还嘴的力气,琴酒没有再开口,莫时鱼以为他要转身离开,却发现他蹲了下来。一双冰冷修长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,拉开了电极,然后搭在绑着双手的绳索上。

绳索上长着尖尖的倒刺,在长达半小时的挣扎里,已经深深地勒进了皮肉,鲜血从上臂流到了肩膀,琴酒抽出匕首,没有碰伤口部分,只割开了没有和手腕接触的部分绳索。没了支撑,脱力的身体一下子往前栽了下去。

他栽进了一个同样冰冷的怀里。

莫时鱼以为会被琴酒嫌弃的把他推开,但似乎依然没有。他的脸始终没有接触到粗糙的地面。

只是对方似乎也没有把他抱起来的意思。

他有心想说句话,说服这个冷血无情的杀手别丢下自己,可哆嗦的唇半天只拼出一个单词,“头.....琴酒垂下眼,低垂的视野里赫然是两个人因为静电而绕起来的发尾。

是的,琴酒垂在胸前的银发已经和怀里人的灰

,并一起炸了开来。像两条混在一起的尾巴。

发质一向好的一批的琴爷:....

莫时鱼在他怀里侧头看他,掀了掀带着血丝的唇角。

琴酒看着他也慢慢笑了,他缓声说,“还有力气开玩笑,看来不用管你了。

"....."

不,不是。莫时鱼迷茫的摇头。他明明在说服琴酒带他离开,你看他们连头发都长在了一起。

等等....他忽然迷迷糊糊的意识到这个理由好像不成立。毕竟头发很容易就能分开,又不是肉连在了一起。→被电的失智的某人。

手动不了,于是他死命张开嘴,用战栗的牙齿叼住了琴酒的一缕头发。

“你不能走,我...."他从喉咙里发出了呜咽声,“连在一起了.....

救救我,我好像要死了。

很久没有人回答他,莫时鱼死死咬着头发不肯松开,好一会儿,他才意识到麻木的身体似乎被抱了起来。琴酒没有再说话。莫时鱼只听到了上下起伏的平稳脚步声。过了几秒,视野忽然一亮。莫时鱼忍不住蹙眉,随即感觉一只手美在自己眼睛上他们走出了那个黑暗的处刑室。

莫时鱼靠在完全不温暖的肩膀上,沉沉的阖上眼。

外面的雨依然没有停,淅淅沥沥的雨声回荡在耳边。

伏特加把车停在了门口,正靠在门边抽烟,结果一转头,就看到他英明神武的大哥抱着一个长头发的人影走过来。我去。伏特加吓得烟都掉了。长头发?大哥掳了个女人?

大哥你原来喜欢这么玩吗?

不对,仔细一看是烟灰色的长发。

伏特加骤然放松。

是瓦伦汀啊,那没事了。

直到琴酒走近了,伏特加才看到,瓦伦汀的身体似乎在神经性痉挛,垂下来的手抖的厉害。

他的两侧手腕上是深深勒进去的绳索和倒刺,血还在往下滴。伤口非常的深,看得出来行刑的

时候挣扎的有多厉害。

伏特加默了默,大概猜到了这次刑罚手段是什么。

琴酒道,“愣着做什么?”

伏特加反应过来,赶紧把车门打开,琴酒把莫时鱼放在了后座,然后自己坐进了副驾驶。

“去哪里,大哥?”

琴酒吐出了一个单词,“安全屋。

伏特加立刻点头表示了解。

虽然这里就是组织的基地,但让瓦伦汀留在这里休养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

这里人太多,鱼龙混杂,而且全是没有底线的杀人犯,把虚弱的瓦伦汀放在这里,大概等于丢了一只极品的猎物到饥饿到眼冒绿光的狼群里。瓦伦汀能被生吞了。

一路上,伏特加下意识把车开得平稳一些,时不时的看一眼后视镜。

躺在后座上的瓦伦汀明显已经神志不清了,头歪在一边,长发蜿蜒在身侧,发色艳丽到极致,眉目却隐藏着痛苦。他的嘴唇微动,似乎在说些什么。

伏特加刻意放轻了汽车的行驶声,才终于听清了瓦伦汀的声音。

“对不起..."瓦伦汀压抑着声音,呢喃着说,“对不起,别打了.....博士...."

伏特加下意识看了琴酒一眼,却只看到了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如遇章节错误,请点击报错(无需登陆)

新书推荐

被渣的老实人是万人迷[快穿] 山君 兜了一个圈 咸鱼幼崽被觉醒姐姐们带飞[九零] 你听我解释 娇软老婆,在线饲蛇 被死对头饲养后